向日葵ios版本

向日葵ios版本

   “林,你太厉害了!”

   这时,爱丽丝高兴的跑了过来,又想献出香吻。

   易鸣玉与方海岚脸色皆是一沉,满是嫉妒。

   可大庭广众之下,她们终归做不出这种举动。

   当然,林辰也拒绝了爱丽丝,这么多镜头锁定着,他可不想毁了华夏中医在世界的形象。

   毫无疑问,此次棒棒国的中医比赛,非但没有打击到华夏中医,更大大替华夏中医扬名了。

   整个华夏对国粹中医也是前所未有的自信。

   就连世界各国对中医也多了一分兴趣。

   而遥远的天使岛,鲁知鱼看着报纸,嘴角露出笑容。

   他因任务在身,不能帮忙弘扬中医。

   但好在,华夏有林辰坐镇!

   这家伙不愧是三大奇书的传人,没有让他失望,更没替他丢脸。

   唯美系美女微笑如清晨第一缕阳光治愈写真

   而另外一边,深海的某处基地,众多的人也在看着新闻。

   “又是林辰!”

   “针对林辰的计划继续进行!”

   这些人长相一模一样,都是A先生。

   林辰陪着方海岚她们在林氏医院走了半天,好不容易支走了她们,正打算休息,但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林辰顿时皱眉,离开林氏医院。

   电话是御龙殿打来的,欧阳依依查出了AOP集团的底细。

   这家集团以勒索,商业诈骗起家,甚会钻法律漏洞,偏偏在国外又有自己的势力,很少人敢惹他们。

   这次,他们对辰光洛河出手,欺骗了四叔安雷文签合同,显然是想对辰光洛河诈骗。

   而此刻安家,所有人聚集在那,脸上满是紧张。

   AOP集团的事,仿佛一块大石般压在每个人心中。

   一个月时间要部产品,价钱只是五折,这本就亏大了。

   最可怕的是要连续提供五年。

   这意味着辰光洛河要替别人打工五年了。

   而且为了满足AOP集团所需的货物,其他名门贵族与油国皇室的肯定给不上了,到时候也得赔钱。

   “怎么办啊!”

   “毕克先生,克兰少爷找到了吗?”

   周慧秀他们在交谈着。

   杜默言却说道:“已经通知克兰少爷了,而毕克先生说亲自来华夏一趟!”

   她也没想到刚刚接手辰光洛河,却遇到如此的大事。

   周慧秀她们心中一松,国外的事,终归需要国外的人脉来解决。

   萧易梦却感觉毕克先生他们帮不到什么,毕竟AOP集团是做军火起家的,谁敢惹啊,她提议道:“不如,我们找林辰试试!”

   一片静寂!

   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萧易梦。

   “易梦,你是不是没睡醒啊!”

   “我承认林辰是有点本事的医生,但医生能帮到商业什么啊,说白了就是书呆子!”

   “是啊,林辰哪怕依旧如当年,但这也是国际的事,国际他没人脉,比不上毕克先生他们!”

   周慧秀他们连着说道。

   就连苏洛也脸色古怪,哪怕林辰医术高,武功强,但这是国外的事啊。

   杜默言却一脸的鄙夷,那个窝囊废?呵呵,不添乱已经很不错了。

   "请问萧易梦小姐,杜默言小姐在不在!"

   这时,几道身影走了进来,似是官方的人。

   "我是杜默言,你们是?"

   杜默言看了眼萧易梦,率先站出来。

   这是副总裁该做的事,有风风雨雨,挡在董事长前面。

   “你好,我是商业犯罪科的,现在有人控告你们违约,而且是价值二十亿的金额!”

   对方说话挺客气的。

   杜默言脸色剧变:“违约?我们没有违约啊!”

   “这是合同样本,你看看吧!”

   对方拿出一份复制的合同。

   这合同与安雷文签的一模一样,只见上方写着,七天无理由交货,否则就是违约,要赔偿十倍的金额,甚至坐牢。

   “七天?不可能!”

   杜默言一声惊呼。

   萧易梦立即拿来安雷文签的合同看着,见上面确实写着七天。

   主要是合同改动的多,导致上次没有细看。

   现在可麻烦了!

   七天时间要交出一期的货,否则就要赔钱,而且是十倍的价钱,这意味着是两百亿!

   最主要更要坐牢!

   “先生,我们才是受害者,我们都被欺骗了!”

   周慧秀这时焦急道:“我们一开始签的合同不是这样的,对方只是要一部分的货物,而且价钱不是五折,交货是在一个月后的!”

   对方冷哼一声:“有合同在,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这合同被人做了手脚了!”

   周慧秀有点害怕官方,弱弱的说道。

   “现在法律就认商业合同,你说有人做手脚,你有证据吗?再说了,你手里也有一分合同原件啊,两份合同一致,总不能都作假吧!”对方态度变得冷漠了。

   安家众人彻底都慌了。

   毕竟任你说的天花乱坠都没用,合同说明一切。

   想到要坐牢,他们差点吓的尿裤子。

   “先生,这事有猫腻,其实你仔细想想就知道了!”

   萧易梦这时冷静道:“首先,我们的一期产品可不止二十亿,合同上的金额是打了五折的,其次合同所有的货物,那是我们集团加班加点赶出来的所有货物,其中有几个份额是分给各国名门望族与油国皇室的,最主要合同要求我们七天生产出来!”

   “七天生产一期的货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啊!”

   “这说明对方是故意在害我们!”

   “其次,合同要求我们连续五年这样供货,除非是傻子,否则谁会做亏本生意!”

   官方的人听完点点头:“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起诉方按照国际商业法律起诉你们,这国际法律与华夏的商业法律是不同的,我们只能按照程序办事,再说有合同这证据在,我们也很难替你们说话,除非你们找到他们诈骗的证据,比如当时签合同录制了视频,或者找到签合同的人!”

   众人顿时看向安雷文。

   安雷文脸色苍白道:“当时是在餐厅签合同的,哪有录制什么视频啊!”

   “你真是!”

   众人气的骂了一声,几十亿的合同啊,就不能在正规的地方签吗?

   “对了,你找周立斌,他是与我签合同的人,他知道真假!”

   安雷文突然喊道。

   “周立斌已经被AOP集团解雇了,最主要他也失踪了!”

   官方的人淡淡道。

   “这是畏罪潜逃,长官,肯定是他在欺骗我们,快点抓他!”周慧秀立即大喊一声。